訪問創辦人蘇法烈

Hong Kong Tatler

Hong Kong Tatler的Oliver Giles與世界畫廊的創辦人及主席蘇法烈(Fred Scholle)進行訪談,探討香港藝術界的發展, 45年前開設世界畫廊的經歷及畫廊的未來發展。

 

Art Insider: Fred Scholle

By Oliver Giles

 

1974年自今,香港的藝術界經歷了巨大的變遷。當時香港藝術館剛剛開幕,香港藝術中心亦正在建設中,只有少數商業畫廊,世界畫廊正是其一。

 

2019年是世界畫廊成立的45週年,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畫廊。「我認為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世界畫廊創始人及主席蘇法烈說道,他專注香港、台灣和中國大陸的當代水墨藝術,為畫廊在香港劃出了一席之地。在訪談裡,蘇法烈提到他在香港舉辦的首次個展,並且講述畫廊如何接觸新領域、與概念藝術家Michael Müller等合作的有趣經歷。

 

第一件觸動你的藝術品是什麼?

 

我對藝術的興趣可能要追溯到在我搬到香港之前約20世紀60年代期間。 David Hockney是我當時感興趣的藝術家之一,但我對他的素描比他的油畫更感興趣。他的素描真的觸動了我,最吸引我的是他的肖像畫,包括朋友、情人或家人的肖像。

 

此外,我對藝術家Robert Motherwell和Franz Kline也有深刻的印象,是他們引起了我對中國當代水墨畫的興趣。 他們受到中國水墨畫的影響,我相信他們的作品亦同時影響到當代中國藝術家。

 

您在世界畫廊舉辦的第個展覽是甚麽

 

我們的第一個個展是在1977年,與David Hockney合作。 當我們畫廊在1974年首次開幕時,我們展示了美國和歐洲藝術家的作品,但沒有為他們做個展,因為當時我們所做的事情對於香港來說是新興的,從來沒有畫廊展示西方藝術,所以我花了不少的時間了解收藏家的興趣。

 

我們選擇了Hockney的主因是因為我在洛杉磯一位朋友的工作室裏遇到了他。當時 Hockney正在與工作室合作開發一系列新的版畫,我們認為雙方可以擦出火花,因此在香港舉辦了Hockney的個展。

 

Hockney已經有過大型展覽,並且有相當多的追隨者,但我還是很緊張。展覽進展非常順利,我們當時更賣掉了所有的作品。

 

您曾舉辦過的最具挑戰性的展覽是什麼?

 

我認為最具挑戰性的展覽是我們於2018年3月所舉辦的德國藝術家Michael Müller個展。Müller非常出色。在我們開始與他合作之前的幾年,我已經開始收藏他的作品。當他同意與我們一起舉辦個展時,我們感到非常高興。

 

展覽的其中一個部分由裝置藝術作品和雕塑組成,這些作品部分都塗有特殊的黑色漿糊,這是用Müller在非洲某處發現的配方所製成的。它由各種材料製成,包括尿液,血液和精液。它散發出一種非常奇怪的氣味,並不是冒犯作品,而是真的奇怪。在那段時間每次人們進入畫廊都會說:「那味道是什麼?」

 

Müller的作品充滿情慾的,我們有點擔心有些人會覺得被冒犯。你在香港永遠不會猜測到。我們聽到了一些人們在喃喃自語,但沒有人向我們提出投訴。這次展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現在他在亞洲工作的收藏家基礎紮實,我們將會繼續推銷他的作品。

 

下個月,我們的總經理楊永金(Kelvin Yang)和我將前往紐約,因為當地一間重要的博物館正在收購Müller的一件作品。

 

有沒有一位藝術家是您目前沒有合作,卻想代表這位藝術家?

 

我不得不說是David Hockney。不僅因為他是一位善用各種各樣媒介都很優秀的藝術家。多年來,無論是舞台佈景設計還是寶麗來照片、繪畫,經他所接觸過的都變得非常精彩。當然這只是一個夢想。

 

您認為香港藝術界最棒的是什麼?

 

我們可以在香港看到藝術的多樣性。由於有許多大型國際畫廊在香港設立,我們非常幸運地擁有如此多元化的畫廊,這些畫廊擁有偉大的西方藝術品。在香港,我們有本地畫廊正在推廣中國藝術、亞洲藝術,亦有展示拉美藝術的畫廊。我們在香港一個如此小的地方可以看到如此多元化的藝術。

 

此外,世界上最頂級的博覽會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和各大拍賣行相繼於香港成立其亞洲的基地。我想不出另一個城市像香港。

 

您認為什麼是最糟糕的?

 

租金!

 

誰是最近加入世界畫廊的藝術家?

 

我之前提到過的藝術家Michael Müller。 我們於2018年3月舉辦了他於東亞地區的首個個展,我們明年可能會和他一起舉辦另一個大型個展。

 

您接下來將舉辦甚麽展覽?

 

我們將舉辦藝術家劉慶倫個展,他是一位馬來西亞華裔藝術家。 這將是他在香港的首次個展。 他的當代藝術作品充滿了禪宗哲學。 他的作品主要是水墨畫,並於幾年開始實驗結合水墨和新媒介如金屬、鋁、青銅或鋁板。

 

劉慶倫的創作被稱為「寫畫」 - 是超現實主義和書法的融合。 他的中國書法作品馬來西亞第一位獲得國家大皇宮收藏書法作品的華人藝術家。

 

您今年的觀展計劃?

 

Kelvin和我在六月份將前往紐約。我們肯定會去紐約古根漢博物館看Robert Mapplethorpe的展覽。

 

紐約後,我們啓程瑞士和意大利,觀看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和威尼斯雙年展。之後我們將前往柏林,在那裡我們將參觀幾家我們非常了解的機構,如KW Institute。

 

藝術界誰最能激勵您,為什麼?

 

Michael Sullivan,他是世界公認的二十世紀中國藝術的主要學者。他一生大部分時間都活在中國。他擁有400多件藝術品,其中許多作品來自是中國大師級藝術家,而Sullivan將其收藏遺贈給牛津的阿什莫爾博物館。

 

由於我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生活在香港,所以我對Sullivan在記錄中國現代藝術並與西方世界分享時所做的事情有所啟發。我也很欣賞他建立的關係,他被許多中國最重要的現代藝術家視為朋友。

 

閲讀英文原文 --

https://hk.asiatatler.com/life/art-insider-fred-scholle-of-galerie-du-monde

2019年05月17日
38 
於 62